EToro

热门排行榜

易信

脱欧进程受阻 英国经济增长或放缓

   2017-07-27 09:23
来源:亚洲外汇网   阅读:1089

英国脱欧谈判已变得更为复杂,王牌现在主要掌握在欧盟手中。无论是硬脱欧还是无协定,对英国都不是可行的策略选项。


正如一条古老的谚语所述“世事往往难料”。当特雷莎·梅首相2017年6月8日召开提前选举大会时,保守党在民意调查中还领先20%以上。她原本希望在议会中获得更多席位并赢得多数,实现五年的政府任期,从而在2019年年底顺利完成两年的脱欧谈判。然而选民们并不买账。工党攻城略地,赢取了之前由保守党、苏格兰民族党(SNP)和英国独立党(UKIP)把控的选区,增加32席,获得262个席位。保守党损失13个席位,目前仅有318席,缺乏完全的多数优势。大选之后,保守党寻求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DUP)的联合,借助该党派的10个席位实现联合治理。此外,苏格兰保守党增加12个席位,并计划作为一个选区就关键事宜例如英国脱欧进行投票。


大选结果使得威斯敏斯特议会的两个小党派手握回天之力。无论是民主联盟党还是苏格兰保守党,都可能导致特雷莎政府下台。由于保守党 DUP联盟不太可能很牢固、稳定或持久,而苏格兰保守党的社会议题与北爱尔兰大不相同,引发再次选举或推选另一名首相的可能性不可忽视。尽管女王和首相备受尊敬,然而此时北爱尔兰的Arlene Foster和苏格兰保守党的Ruth Elizabeth Davidson却是两位决定是否以及何时举行另一次大选的重要领袖。


在竞选过程中,保守党强调特雷莎的领导“稳固”,很少讨论英国脱欧。工党阵营强调增加健康、教育和警力的支出,并计划通过对高收入人群增加税收来实现。大选并非围绕英国脱欧策略来展开。事实上,反欧盟党派UKIP出局,保守党和工党各自获得一些席位。曾经在2016年6月赢得脱欧公投的UKIP,因为其他一些事件而四分五裂。工党选民较年轻而保守党选民年纪较大,成为紧缩与更社会化计划的对立,而随着曼彻斯特和伦敦发生悲剧性的恐怖主义暴力袭击事件,选举讨论更转向国内安全。所以,尽管各方并未就英国脱欧展开争论,但大选结果将对英国脱欧产生巨大的冲击,而退出的方式将奠定英镑走势的基调。


英国脱欧进程始终复杂,现时英国达成可以响应其自身选民要求的协定变得愈发困难,这使得下一次议会选举的结果尤其不明朗(无论选举何时进行)。目前民主联盟党将要求北爱尔兰和爱荷兰共和国的边境保持开放,允许商品和服务自由流通。这一要求意味着,联盟政府不大可能继续追求硬脱欧——特雷莎之前的立场。尽管我们注意到,软脱欧协议比硬脱欧更有利于英镑,但是在当前英国议会分裂的情况下,能否通过任何可行的协定还未为可知。欧盟方面两大强硬的领导人坐镇——德国默克尔和法国马克隆,意味着欧盟不大可能允许英国在不支付高昂代价的情况下依然享有贸易和关税联盟的好处,即使欧盟的很多成员赞同软脱欧协议,换而言之,不看好英国脱欧协商能干脆、利落地完成。而如果磋商延迟和/或停顿,以及钟摆偏向无协定或恶劣的协定,英镑都将承受下行压力。


不确定的结果和脱欧协定极可能大幅度延迟,让英国的金融部门受困。那些拥有大量欧元互换业务或欧洲客户的金融企业,包括资产管理人可能面临强大的欧盟监管压力,需要在欧盟内执行和登记若干欧元相关的业务。欧盟将会提出,欧元计值的掉期将需要在欧盟内清算,这样一来如果出现危机,欧洲央行将会成为主要的支撑,而不是让英国央行处理欧元计值的掉期业务。这意味着,金融企业不能等到英国脱欧谈判完成,才对冲其企业的风险。在2017—2018年之间,欧盟的一些职位将从伦敦撤走,而伦敦吸引新职位的能力将非常有限——甚至难以想象伦敦仍然可以保留在英国/欧盟内的主要金融中心地位。而随着伦敦金融业的不稳,英国向欧洲出口的企业也可能在制定任何扩张计划时极为谨慎。


简言之,前路坎坷且充满不确定性。如果英国举行新的选举,难保不会出现又一个悬峙议会。此外,鉴于脱欧的支持者之间存在巨大的分化,无论是哪个党派或领导人主导脱欧谈判,都不太可能达成任何民意上的胜利。英国经济不大可能不受波及,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经济增长将可能放慢。所有部门的投资将会锐减,因为威斯敏斯特的政府前景难料,脱欧的担心加剧,伦敦经济尤其将感受阵阵寒意。


欧盟和欧洲央行的经济前景


欧洲央行对于经济温和、可持续的扩张前景逐渐乐观,且认为每年实际GDP增长可达1.5%至2%,接近美国并略超日本。然而,整体欧洲的通胀率并未上涨,因此欧洲央行可能仅会在以后讨论削减资产购买计划;欧洲央行的焦点很可能是在2017年下半年尽快退出负存款利率。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已经上涨,反映欧洲央行调整政策的打算,而2017年欧元兑美元也已经走高,即使美联储已加息,并打算缩减资产负债表。


图为2010年以来英镑期货每日成交量分布


我们发现,对于英国脱欧对区内经济的影响,欧盟似乎相当淡定。欧盟内的普遍观点是,他们掌握谈判的整个局势,所以只需要等待英国出局。如果英国认为“无协定”比“恶劣的协定”更严重,那么即使达成协议的期限从2019年延长一年半载,欧盟的谈判立场也可能会成功。英国可能感受到时间的压力,但欧盟却未必。若英国希望保留关税联盟的通道,将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这将缓和布鲁塞尔的欧盟所面临的短期预算压力。总之,目前的主流观点是,欧盟经济不会受到英国脱欧太多伤害。


有底气的欧盟:没有美国的全球贸易协定


事态还存在愈加复杂的一面。对于英国脱欧谈判和欧元区经济而言,美国不再是贸易和监管政策的世界主导,个中含义值得玩味。欧盟可能有底气在围绕贸易和监管问题签署双边和多边协议时,采取更加激进的姿态,而无论美国以及被脱欧缠绕的英国是否参与。欧盟、日本和中国存在推进其自己的贸易协定的真实愿望,而美国的缺席将成为新的现实。我们看到,欧盟-日本的协议正在推进,而无美国的新泛亚洲协议亦是完全有可能的。尤其是中国将巩固其在贸易协定世界领袖的地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发挥影响力。监管方面,欧盟已经对美国在多德弗兰克法案若干条款立场的后退发出警告,因为欧盟认为这是全球监管协作的关键。


诺贝尔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曾经指出:“自由市场最重要的一个中心事实为,除非双方都能获利或者至少认为他们都将得利,否则不可能出现交换或贸易协定。”所以,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寻求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签订贸易协定,美国将面临更严酷的出口竞争,导致经济更缓慢地增长。在这一世界背景下,美国企业将有强烈的动机在新的贸易区和美国境外扩张业务。


总而言之,我们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欧盟将在世界舞台上不断优先推进代表欧盟蓝图的贸易和监管政策,边缘化美国和英国,同时让英国脱欧谈判的重要性退居其次。


艾拓思